科学启蒙教育和诺贝尔奖

作者:李水山
 

 2002年,日本东京大学的小柴昌俊和岛津制作所的研发人员田中耕一分别荣获诺贝尔物理和化学奖,至今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已经达到12人,最近3年已有4人获奖,尤其是化学领域连续3年获奖。日本在克隆牛技术、超级计算机“宇宙模拟器”、纳米、
新材料领域位于世界领先地位。
家境如何,时代如何变换,童年的梦幻和好奇心是人人一样,如果在良好的科学启蒙教育的环境中得到呵护、鼓励和培育,就有可能引导一个人走上科学研究的道路,有可能造就一代科学巨匠。
2002年获得诺贝尔奖的田中耕一在小学5年级的时候,担任理科科学课的泽柿老师上的一堂实验课,使他一辈子忘不了,这对他热爱和从事科学研究影响极大。泽柿老师在课堂中作了白糖加硫酸的试验,在盛有白糖的玻璃杯中注入硫酸后搅拌,白糖逐
渐变黄,随即又变黑并迅速膨胀,像火山迸发一样冲出玻璃杯,这一现象使在场的孩子们惊奇万分。
对2002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小柴昌俊教授的影响,是在他中学2年级的时候,他的中学老师送给他一本科普书籍,书名叫《物理学是如何形成的》。从那时他对爱恩斯坦的相对论有了粗浅的认识,但从此时开始他对物理学有了浓厚的兴趣。
曾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名古屋大学野依良治教授在12岁时,他的父亲曾带他参加了的一次技术成果发布会,对知识就是力量有了最初的认识,但这一认识却影响了他的一生。
1973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芝浦工业大学江崎玲於奈教授在4-5岁时第一次看到发出美妙动听的音乐声的手摇留声机,诱发了他童年的好奇心,后来小学老师问他将来长大了干什么?他认真回答说,像爱迪生那样当科学家和发明家。
在2003年日本nhk广播局举办的新年对话节目中,江崎教授说,一个人在幼年时通过接触大自然,第一次对科学倍感兴趣,萌生探究科学的最初天真的兴趣和欲望,这是非常重要的启蒙教育和科学萌芽,这应该是通往产生一代科学巨匠的路,理应无比
珍视、精心培育、不断激励和呵护。后来,建立了理科学科,既考试又打分,弄得孩子们失去兴趣。对中小学的科学启蒙教育应该很好地研究和总结。
江崎先生还说,在启蒙教育的基础上,还要重视创造性教育,不要迷信权威并束缚自己,珍视最初萌生的感知,丢弃无用的信息,要不断奋争。小柴教授说,走别人的路是愚蠢的,探知未知的领域,没有人教你,也不知结果会怎样,但要珍视这种探
知的感知和欲望,而这种感性越磨越有价值。不分白昼,从里到外冥思苦想,却能萌生灵感和创意。这是基础研究,100年后也不知其有没有实用价值,但这是对人类文明和知识财产的贡献。
三位获得诺贝尔奖的日本科学家分别对年轻人寄予厚望:小柴先生写下这样的寄托,发现自己的理想,并珍视和培育。野依良治教授说,崇敬优秀的老师,激情于辉煌的成就,立志于科学研究并实践之。江崎教授说,离开常走的路,走进未知的森
林,探寻崭新的世界。
“探知未知的世界”,这是日本科学家在新的一年里,寄予本国和世界青少年的谆谆厚望。

 

 

 

 

 

 

 


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 @ 版权所有